写风的散文不要太长的语句要优美

时间:2019-09-12         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风连续刮三天了,天空呈白色,柳絮在风里乱舞,路上的人有的带墨镜,有的蒙着纱巾为的是怕柳絮的干扰,他们的嘴紧闭,怕不小心让柳絮侵到嘴里。他们走的很快,有的宽大的衣衫被风吹起,把整个的人也带的像是在飞。

  漫步在风里,其实也是一种享受,可以看到很多在风平浪静时看不到情景,风吹着它特有的口哨,就象抚在耳边,你可以任意给它的音乐起个名字,你可以随着你的心境,也可以随着你的心情。因为在一个人走路的时候会默默无语,不断的想着心事,想着的心事也是接二连三的有所不同。

  妈妈曾经对我说,“不刮春风就难得秋雨”(后来才知道妈妈是重复着古代的谚语)则庄稼就没有好收成。所以农民是很喜欢适当的刮风的,(七级以上的台风农民也不喜欢的因为他会把辛辛苦苦种上的庄稼刮倒)。

  周末偶而下乡,顺着车窗往外看,农民在自己的田里劳作着,时下正是水稻插秧的季节,听婆婆说插秧前要先用水把地泡好,然后在洒上适当的肥料,在洒肥料的时候风可帮了大忙了,农民们不用费很大的力气,就能把肥料撒的很均匀。

  在都市里就不一样了,人们对风很反感,它能把忘记关上的窗户刮碎、它能把住在平房院里衣绳上刚凉晒的衣服刮到地上,害的主人还得费水,费力,费时的重洗。有时刮大一点的风,路上的垃圾和沙土都要旋在空中,使空气变得污浊。

  文 人笔下描写的风可是淋漓尽致,我喜欢诗人笔下的风,象古代朱熹写在 《春日》里的诗句:“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王安石的,“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 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适《别董大》中的“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 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等等等等,

  各诗人用不同的心境和思绪谱写出富含着喜,怒,哀,乐的警示人们的经典佳句,能写出这样举世流传的诗句,可见古人的文化蕴涵该是多么的丰厚啊

  现 代作家朱自青在《春》里描写的风也是非常独到细腻的,“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 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徐志摩在《翡冷翠山居闲话》里的描写, “风息是温驯的,而且往往因为他是从繁花的山林里吹度过来,他带来一股幽远的澹香,连着一息滋润的水气,摩挲着你的颜面,轻绕着你的肩腰,就这单纯的呼吸 已是无穷的愉快…… ”当然了这是写微微的风。

  也 有描写台风、飓风的 ,一般飓风很少在我国登陆,靠海洋比较近的地域。“飓风是司命的神,他被自己的凶恶弄沉醉了、糊涂了,它变成了旋风。这是盲目的在制造黑夜。有的风暴发了 狂,疯疯癫癫爬上了天穹的脑顶。天穹也张皇失措,只好暗暗的用雷鸣来回答。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怕的了。这真是最凶恶的时刻。” 这是(法)雨果在《海上劳工》里描述的飓风景象,真是很形象,很细腻,我们还没有经历过啊。看来,大自然里的风也有犯错误的时候,而且是滔天的罪行,但是 人类又能把它怎么样呢?还不是互相利用着吗?

  风刮在我的脸上,似乎比先前有些凉意,由原来的狂舞B大调,变成了柳树轻摆E小调,而且温柔的用凉唇吻着我的脸。头上的云层变的很低,燕子在空中旋绕,行人的脚步变得更快,有的人喊着要下雨了。对,是要下雨了。

  人们心里明白,浮躁的风只有雨能够使它停下,只有雨才能把污浊的空气净化,走在风里的人们也会因为下雨而带着掉在身上污浊的雨点走进家门,在打扫或清洗衣服的时候,人们会有很多联想,他们会感慨的说:还是雨厉害!这风终于停了。更多追问追答追问还有吗追答风(散文)风,在人们的思维中它显得如此平淡,没有谁会慢慢地去琢磨它、品味它。它飘然而至又蓦然而止,千姿百态,变幻莫测,当它走后留下的却只是一片惘然。风有它的个性。它伴随着春的温暖,夏的轻柔,秋的凉爽,冬的寒冷盘旋在四季的轮回中,推动着云卷云舒!当春意朦胧的时候,它会伴着青的气息,象一位美妙的少女,用柔柔的手指为大千世界梳理着每一寸角落,让你体会它的轻柔,给你带来新的期盼!炎热的夏天,风挥动着柳条、树叶扇动着水面,涌荡着小船,送给你丝丝的清凉。也使那些闲来慢步在林荫、溪畔、海边、沙滩的男女老少,尽情享受着风带给他们的惬意。风有宽阔的胸怀,它以包容的姿态去拥抱整个世界。并伸出双手拔开空中的片片云彩,呈现给人们高高的天,朗朗的空,使你顿时觉得呼吸畅通,心旷神怡,仿佛跨入了另一个暂新的世界。同时它一边为你收起路边树下那些遗落的残骸,捧给你一条舒展的大路。然而此刻谁也不会记得风的过错,淡忘了风的凛冽、飙悍。瞬间的突变会令人目瞪口呆,惊恐中也对风充满了无奈。。。。。。它不时的抓起自己堆起的雪抛洒向空中,呼啸着、尖叫着。房屋、丛林、田园、小船被强行披上了银装,沟出一幅纯白的图案,现出一片冬的素静。虽然从来不被人们青睐,但它仍是执着地陪伴着四季的更改,默默地展示着自己的风采!风无处不在!追问还有吗追答这个是名家写的,你看看吧。

  为什么天地这般复杂地把风约束在中间?硬的东西把它挡住,软的东西把它牵绕住。不管它怎样猛烈的吹;吹过遮天的山峰,洒脱缭绕的树林,扫过辽阔的海洋,终逃不到天地以外去。或者为此,风一辈子不能平静,和人的感情一样。

  也许最平静的风,还是拂拂微风。果然纹风不动,不是平静,却是酝酿风暴了。蒸闷的暑天,风重重地把天压低了一半,树梢头的小叶子都沉沉垂着,风一丝不动,可是何曾平静呢?风的力量,已经可以预先觉到,好像蹲伏的猛兽,不在睡觉,正要纵身远跳。只有拂拂微风最平静,没有东西去阻挠它:树叶儿由它撩拨,杨柳顺着它弯腰,花儿草儿都随它俯仰,门里窗里任它出进,轻云附着它浮动,水面被它偎着,也柔和地让它搓揉。随着早晚的温凉、四季的寒暖,一阵微风,像那悠远轻淡的情感,使天地浮现出忧喜不同的颜色。有时候一阵风是这般轻快,这般高兴,顽皮似的一路拍打拨弄。有时候淡淡的带些清愁,有时候润润的带些温柔;有时候亢爽,有时候凄凉。谁说天地无情?它只微微的笑,轻轻的叹息,只许抑制着的风拂拂吹动。因为一放松,天地便主持不住。

  假如一股流水,嫌两岸缚束太紧,它只要流、流、流,直流到海,便没了边界,便自由了。风呢,除非把它紧紧收束起来,却没法儿解脱它。放松些,让它吹重些吧;树枝儿便拦住不放,脚下一块石子一棵小草都横着身子伸着臂膀来阻挡。窗嫌小,门嫌狭,都挤不过去。墙把它遮住,房于把它罩住。但是风顾得这些么?沙石不妨带着走,树叶儿可以卷个光,墙可以推倒,房子可以掀翻。再吹重些,树木可以拔掉,山石可以吹塌,可以卷起大浪,把大块土地吞没,可以把房屋城堡一股脑几扫个干净。听它狂嗥狞笑怒吼哀号一般,愈是阻挡它,愈是发狂一般推撞过去。谁还能管它么?地下的泥沙吹在半天,天上的云压近了地,太阳没了光辉,地上没了颜色,直要把天地捣毁,恢复那不分天地的混饨。

  不过风究竟不能掀翻一角青天,撞将出去。不管怎样猛烈,毕竟闷在小小一个天地中间。吹吧,只能像海底起伏鼓动着的那股力量,掀起一浪,又被压伏下去。风就是这般压在天底下,吹着吹着,只把地面吹起成一片凌乱,自己照旧是不得自由。未了,像盛怒到极点,不能再怒,化成恹恹的烦闷懊恼;像悲哀到极点,转成绵绵幽恨;狂欢到极点,变为凄凉;失望到极点,成了淡漠。风尽情闹到极点,也乏了。不论是严冷的风,蒸热的风,不论是衷号的风,怒叫的风,到末来,渐渐儿微弱下去,剩几声悠长的叹气,便没了声音,好像风都吹完了。

  但是风哪里就吹完了呢。只要听平静的时候,夜晚黄昏,往往有几声低吁,像安命的老人,无可奈何的叹息。建行信用卡3000元分期付款分六期利息公是多少?!风究竟还不肯驯伏。或者就为此吧,天地把风这般紧紧的约束着。追问有短的吗要很短的有很短很短的吗追答春天的风,它掠过裸露的土地,留下满地绿草,在春风中摇曳着自己的纤纤细腰;它拂过冻醒的湖面,荡起丝丝涟漪,仿佛在扬起自己清澈的裙角;它越过枯萎的树枝,树枝抽出点点嫩芽,伴着春风,慢慢地舒展着自己的懒腰。春天的风,像一曲清新脱俗的乐曲,携带着希望唤起了沉睡的生命。夏天的风,不紧不慢地,跳着,玩着,时而高飞,时而低掠。它为可爱的树叶奏乐,为文静的小草伴舞,为田里辛勤劳作的农民带来清凉和爽快,抹去烦恼和急躁。它闯进了一切事物的心扉,为这个热闹非凡的世界增添许多乐趣。夏天的风,像妈妈亲切的双手,包含着温情除去了尘世间的一切焦躁。秋天的风,杂着几丝凉凉的细雨,来到了人间。它把果园里的果子吹得熟透了,把田野里的高粱吹红了,把金黄的玉米吹得剥落了碧绿的外衣,把瘦小的麦穗吹得饱满了,把丰收的号角吹响了。秋天的风,像一名尽职尽责的邮差,满载着喜悦报告着秋天的到来。 冬天的风,像一只难以驯服的野马,在田地里奔跑着。它把小草踩得枯黄,把田地里的残茬败叶吹飞了,把摇摇欲坠的树叶吹落了。它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考验着世间上所有事物的意志力。冬天的风,像一名严厉的考官,带着几分冷酷肃穆地审视着万物关于毅力的答卷。暴风呼叫着邪魔野鬼的调子,扫起地上的尘土,使边区明媚,爽朗,愉快的山野霎时间变得地狱一般黑暗。风扯着人的衣襟,摘着人的头巾,沙子射着人的眼睛。从村东南回家的人被风阻挠着,直不起腰;而从西北方的则被风吹送着,站都站不住。河沟里树枝摇曳着,似乎要挣脱树干随风而去的样子;枝丫间,喜鹊辛辛苦苦筑起的巢,被风毫不费力地拆掉,那一根一根衔来的干枝枯草都粉飞去了。池坝里水面上盖了一层尘土,涟漪的河水和蓖麻油一样混沌。 从遥远的北方卷来了夹着沙土的狂风,立刻那高高的蓝蓝的深秋的天,就成为灰黄的颜色了。一切的景物变了色,太阳避的一点影子也看不出了。顶在头上的天,好像渐渐地成为沉重的,压了下来,要压在人的头上。 东北风呜呜地叫着。枯草落叶满天飞扬,黄尘蒙蒙,混沌一片,简直分辨不出何处是天,何处是地了。就是骄傲的大鹰,也不敢在这样的天气里,试试它的翅膀。等哈,我排版。都是句子的。暴风呼叫着邪魔野鬼的调子,扫起地上的尘土,使边区明媚,爽朗,愉快的山野霎时间变得地狱一般黑暗。风扯着人的衣襟,摘着人的头巾,沙子射着人的眼睛。从村东南回家的人被风阻挠着,直不起腰;而从西北方的则被风吹送着,站都站不住。河沟里树枝摇曳着,似乎要挣脱树干随风而去的样子;枝丫间,喜鹊辛辛苦苦筑起的巢,被风毫不费力地拆掉,那一根一根衔来的干枝枯草都粉飞去了。池坝里水面上盖了一层尘土,涟漪的河水和蓖麻油一样混沌。 从遥远的北方卷来了夹着沙土的狂风,立刻那高高的蓝蓝的深秋的天,就成为灰黄的颜色了。一切的景物变了色,太阳避的一点影子也看不出了。顶在头上的天,好像渐渐地成为沉重的,压了下来,要压在人的头上。 东北风呜呜地叫着。枯草落叶满天飞扬,黄尘蒙蒙,混沌一片,简直分辨不出何处是天,何处是地了。就是骄傲的大鹰,也不敢在这样的天气里,试试它的翅膀。 风吹弯了路旁的树木,撕碎了店户的布幌,揭净了墙上的报单,遮昏了太阳,唱着,叫着,吼着,回荡着;忽然直驰,像惊狂了的大精灵,扯天扯地的疾走;忽然慌乱,四面八方的乱卷,像不知怎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忽然横扫,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扭折了树枝,吹掀了屋瓦,撞断了电线……

  山村里正月的旋风,像个不请自来的夜客,爱在黑地里敲门,门环儿搭搭地响了一阵,屋子里就都是风的声音了。

  三月睛明的午后,空气真是融和得很,温暖的微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酝酿出来的,带着一种不可捉摸的醉意,使人感受着了怪适意不过,同时又像昏昏迷迷的想向空间搂抱过去的样子。

  满山青翠的阔叶树都在风前翻滚跳动,猎猎作响,有如一头巨大的发威的山猫,耸起了脊背,山雀儿被风卷得满天散开,化作了纷飞的黑点。那陡峭的悬岸上,丛生的修长的巴茅草也像是高高举起的无数矛枪在飞舞晃动。

  庐山的风,自是风,不挟灰,也不带尘。它抚摸着行人的皮肤,不热亦不冷,稍微有点凉丝丝的,总像是北国的秋风。尤其是当人漫步林中,最能感觉到它的轻柔、洁净、清爽、沁人心脾,梳人灵魂。

  飓风是司命的神,他被自己的凶恶弄沉醉了、糊涂了,它变成了旋风。这是盲目的在制造黑夜。有的风暴发了狂,疯疯癫癫爬上了天穹的脑顶。天穹也张皇失措,只好暗暗的用雷鸣来回答。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怕的了。这真是最凶恶的时刻。

  风呵,奔驰在太空的风呵! 我无论用怎样的词汇来歌颂你,都追赶不上你疾驰的速度,你的自由和你的变幻。 我惊叹你的勇猛和轻盈。你在顷刻间就跑遍了整个世界和无边的海洋,就连法拉利、卫星也赶不上你的速度。你在静谧的时候,就轻轻地摩挲树叶,在最平凡和最狭小的地方散步。 风呵!你呼啸,你号叫。那是属于你自己的声音。你从我们的身边滑过,温柔地吹着口哨,那是你另外的一种声音。 风呵!你尽力地奔跑吧!无拘无束地拥抱生活吧! 风呵!在森林的叶脉间,你窃窃私语,你说,我是多么地热爱生活啊! 风呵!在广漠的沙漠中,你振臂疾呼,你说,我要摧毁一切的丑恶和无知! 风呵!在黑暗的冬夜里,你低低地哭泣,你说,我要为这人世间的不公平抱不平并要为弱者留最后的一份温暖! 风呵!在闷热的夏日时,你浅浅地吟唱,你说,我要给忙碌的人们唱一首欢乐之歌! 如果我是风,那该有多好!

  风呵,奔驰在太空的风呵! 我无论用怎样的词汇来歌颂你,都追赶不上你疾驰的速度,你的自由和你的变幻。 我惊叹你的勇猛和轻盈。你在顷刻间就跑遍了整个世界和无边的海洋,就连法拉利、卫星也赶不上你的速度。你在静谧的时候,就轻轻地摩挲树叶,在最平凡和最狭小的地方散步。 风呵!你呼啸,你号叫。那是属于你自己的声音。228挂牌香港正版挂牌,你从我们的身边滑过,温柔地吹着口哨,那是你另外的一种声音。 风呵!你尽力地奔跑吧!无拘无束地拥抱生活吧! 风呵!在森林的叶脉间,你窃窃私语,你说,我是多么地热爱生活啊! 风呵!在广漠的沙漠中,你振臂疾呼,你说,我要摧毁一切的丑恶和无知! 风呵!在黑暗的冬夜里,你低低地哭泣,你说,我要为这人世间的不公平抱不平并要为弱者留最后的一份温暖! 风呵!在闷热的夏日时,你浅浅地吟唱,你说,我要给忙碌的人们唱一首欢乐之歌! 如果我是风,那该有多好!

  你好,这个是我找到的最短的了。真的没有办法了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希望你能够体谅一下吧、谢谢。祝你学习进步

一码中特| 开奖结果| 老铁算盘高手论坛| 6合彩| 天机报| 扬红公式联盟| 最快开奖现场| 掌上168开奖| 万人堂论坛| 特码开奖结果| 金算盘论坛| 管家婆官网| 神算刘伯温高手论坛| 0340港台神算网| 正版挂牌|